體育動態

Jul 04,2024

【2024巴黎奧運】專訪奧運開幕式藝術總監 Thomas Jolly!

奧運史上首次戶外開幕式即將舉行!

Thomas Jolly

Thomas Jolly

集劇團總監、導演、演員於一身的托馬.喬利(Thomas Jolly)向來什麼都不怕,但現在塞納河裡的「魚」讓他煩惱得快抓狂。在過去的18個月裡,他一直致力於籌備今年夏季奧林匹克運動會和帕拉林匹克運動會的開幕和閉幕式。這兩場盛會都將在巴黎舉行,使得這座「光之城」成為全球的焦點。屆時,將有大約32萬名遊客聚集在塞納河兩岸觀賞,而全球電視觀眾更將超過20億人。

 

奧運開幕式

奧運開幕式

這將是史上最具創意的奧運會開幕式,同時也可能是限制最嚴格的一次。身為藝術總監,喬利無法親自在現場仔細彩排,以免機密外洩。目前我們所知,他計畫動用200艘船,其中一些將載著運動員沿著塞納河遊行,從自然史博物館到艾菲爾鐵塔,途中將重現法國歷史的重要場景。這一切都相當具有挑戰性,不僅要應對安全上的挑戰和難以預測的天氣,他還專注於保護環境,決定將近2/3的節目安排在自然光線下進行。

最重要的是,他堅決不會對塞納河的生態系統造成干擾。「我們會盡量減少施工。」他說。「利用現有的建築物,像是羅浮宮、艾菲爾鐵塔、巴黎大皇宮⋯⋯」

現年42歲的喬利擅長演說,語氣充滿情感且說話精準。談及現在的日常,他坦言:「老實跟你說,我現在有一萬件事情要煩惱。」

 

托馬.喬利Thomas Jolly

托馬.喬利Thomas Jolly

幸好,他是個熱衷於冒險的人。多年來,古羅馬哲學家塞內卡的名言「我們不是因為事情困難而不敢行動,而是因為不敢行動才覺得事情困難。」一直是他的座右銘,現在對他的處境依然適用。

我們約在巴黎喜歌劇院大禮堂見面,這座18世紀洛可可風劇院在10年前曾由瑪麗安東尼王后親自揭幕,對喬利來說意義非凡。2017年,他執導的奧芬巴哈《幻想曲》在此上演,隨後是《馬克白地下世界》。喜歌劇院以其不拘一格的作品風格著稱,不僅有喜劇,還有原創音樂的法語歌劇,這正合喬利的口味。

喬利擁有少年時的氣質:表情豐富、反應敏捷、充滿想像力。他在法國北部的小村莊長大,從小就有遠大的夢想,幻想著自己能成為埃及皇后或者聆聽維爾第的《命運之力》時指揮舞者。那麼作為演員的自我,他是如何看待的呢?「就像液體。」他形容道。在舞台上,他能流淚、流汗,情感充沛,但更重要的是,他能夠把人們團結在一起。

《提耶斯忒斯》(Thyestes)

「他有一種氣場,能讓所有人同心協力。」與他共事多年的服裝設計師Sylvette Desquest說。而他最在行的,就是製作「困難但受歡迎」的劇。2014年他執導的莎劇《亨利六世》三部曲在建於十五世紀的亞維儂教皇宮上演,全劇有多達150個角色,長達18小時:從早上十點演到隔天凌晨四點。結果這齣戲成了爆劇,還被比喻為劇場版的《權力遊戲》。4年後他帶著塞內卡的悲劇《提耶斯忒斯》(Thyestes)回到亞維儂藝術節,再度讓冷門劇大受歡迎。

2022年他挑戰重演搖滾音樂劇《星幻》(Starmania),創作於1976年,這齣科幻音樂劇曾經風靡一時,但自1990年代中期就不曾再搬上舞台。「每個人都用懷疑的眼光看我:那可是《星幻》,他肯定會搞砸的!」喬利拍手笑道:「太好了,我超級有興趣!」《星幻》的改編大獲好評,奠定他在劇壇的主流地位。(路易威登女裝系列藝術總監Nicolas Ghesquière負責為此劇設計服裝)

同年,喬利在《亨利六世》三部曲中加入《理查三世》,打造了演出時間長達24小時的莎士比亞歷史劇四部曲,完整敘述「最強大、受人尊敬、攻無不克的國王如何墮落成怪物」。(他能演能導,也在劇中演出理查三世)

托馬.喬利Thomas Jolly

法國電視台製作了一部紀錄片,專門探討他稱之為「H6R3」的巨作。人們不僅對這位「瘋狂導演」感到好奇,長時間待在劇場的特殊體驗也深深迷惑著劇迷們,而這正是喬利所追求的。「你可以為了看場戲而把生活暫停兩小時。你可能會餓肚子、想上廁所但忍耐、感到很累但保持清醒,甚至在座位上打盹。但待在劇場超過24小時,你會發現你不僅餓、口渴、需要上廁所或想睡覺,你突然間被迫與他人分享生活。」不用擔心,有中場休息,有用餐時間和休息時間,你可以在走廊上小睡。

對喬利來說,奧運開幕式也是個體驗。「這是為了慶祝我們生命的活躍,這是一場共同生活的慶典。」喬利深深著迷於希臘文化:他們的圓形劇場、神話故事,以及他對愛倫坡時代風格的喜愛。「詭異的孩童、怪異的房屋、鬼魂、謀殺案、迷霧、轉動的桌子、移動的牆壁,我都非常喜歡。」這些風格也深深影響了他的作品,從色彩運用到舞台幻覺(phantasmagoria)。他的劇場作品常見炫目的燈光、幽暗的色調,並常伴隨神話般的故事,配以華麗的音樂,就像是歷史劇《凱撒大帝》與洛基恐怖秀的融合。去年,他指導了法國歌劇作曲家古諾的《羅密歐與茱麗葉》,該劇服裝超過三百件,其中一場描繪世界末日的舞會,登場了鑲滿寶石的骷髏、全身血紅的小丑、戴著死神面具的兔子,以及巨大伊麗莎白女王領的浮誇裙子。

 

關於奧運開幕式背後的秘密

托馬.喬利Thomas Jolly

Desquest 是資深的戲服設計師,在喬利26歲那年她寫信向他自薦。她告訴我,他們從不做古裝,而是研究歷史來創造自己的戲服宇宙。(喬利偏好戲劇化風格的時尚設計師並不令人意外,他曾與Gareth Pugh合作,喜愛John Galliano, Rick Owens, McQueen, 以及較年輕的設計師如Charles de vilmorin 和Kevin Germanier 等。

可以想見,奧運會儀式應該會延續傳統精神。「傳說中奧運是有療效的,它能去除瘟疫,帶來和平。」至於塞納河的重要性,「傳說中,塞納原是名為Sequana的仙子,為了擺脫海神波賽頓的追求化為河水,所以她是一名拒絕臣服於男性蠻力的女子,這是很重要的象徵意義,因為它讓塞納河象徵一種反抗的女力,我打算善用它。」

喬利和我碰面這天早上,塞納河褐色的波浪在我們面前翻滾,彷彿底下有數千頭水底生物正擺弄著牠們的頭髮。這是奧運游泳選手的賽場,實現了1990年時任巴黎市長席哈克(Jacques Chirac)的豪語。科學家正在傾全力想辦法整治這條長483英里的河流以迎接比賽到來。不幸的是,連日大雨讓塞納河的大腸桿菌含量明顯超標,原因是城市排水系統建於19世紀。這個充滿雄心壯志的計畫,意味法國對奧運的最重大影響,可能是讓全世界運動員不得不在巴黎的髒水中游泳。但法國人可不輕言放棄:負責衛生的部門認為,新的廢水池的建設計畫難度可比建造聖母院。

2024巴黎奧運組織委員會主席艾斯堂格(Tony Estanguet)也是奧運輕艇個人賽金牌選手,對他而言水上運動意義特殊。

[延伸閱讀]

2024巴黎奧運資訊搶先報!地點、時間、參賽國、項目總整理!

articles/20240704_682470.png

彭博娛樂城 BLOOM BET

點擊 百家樂 電子遊戲 遊戲平台介紹